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文化園地 > 員工作品
視力保護:
守初心 擔使命 讓勘察設計之光照耀八桂大地
——設計院廣西百色田西高速公路勘察項目組黨員先鋒隊“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的故事
作者:李瑞 易雅文 日期:2019-07-16 訪問次數: 字號:[ ]
  今年,公司以抓實支部建設為重點,在基層基礎上下工夫,充分發揮黨員的先鋒模范作用,在只有一名黨員的項目設置黨員先鋒隊,整合項目黨員、負責人、杰出員工代表等力量,使每名黨員都成為一面旗幟,每一個項目都有黨旗飄揚。

  在公司所屬設計院廣西百色田西高速公路勘察項目組黨員先鋒隊的帶領,項目組成員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為集團投資最大的高速公路PPP項目保駕護航。

  

    90后“女漢子 ”歐璐:

  每份樣品都親手測量

  組織大家學習文件、整理內業,負責項目組成員后勤,翻山越嶺到現場驗收樣品……作為項目組唯一的黨員和女性,90后歐璐把每樣工作都做得有條不紊。作為技術員,她每天都要跟著其他成員一起翻山越嶺到現場點驗收樣品。途中,經常要在叢林里鉆來鉆去,有時還會碰到蛇。即便如此,她和男同事一樣,也沒有落下過。

  6月中旬,項目工期最為緊張,為不耽誤工程進度,項目組成員經常是上午的踏勘延續至下午2點,下午的踏勘延續至晚上7點多,飯點基本不固定。這些,歐璐都克服了。“最開始的時候覺得很辛苦,但時間久了就習慣了。”歐璐說,但作為項目組唯一的黨員,她要做出表率。

  項目組負責人徐勝介紹,有次在攀爬山路時,歐璐不小心摔倒,腿都摔出了淤青,看著都心疼,但從未聽歐璐抱怨過。沒多久,歐璐就在項目組贏得了一個“女漢子”的“贊譽”。驗收樣品時,歐璐更是絲毫都不敢馬虎。每一份樣品,她都要測量合格后才會記錄歸檔。時間久了,她的敬業精神也打動了鉆工,為減輕她的工作量,常常會主動將樣品一行行擺好,供歐璐驗收。至今,她經手的樣品,無一差錯。

  

    項目組“貼心大哥”徐勝:

  帶傷上陣確保履約

  田西高速公路項目對集團公司擴展公路特級資質、大力發展公路業務有重大意義。為確保勘察的高質量履約,設計院特意挑選精英人員組成項目組,而項目組的“領頭人”就更加重要,有著豐富經驗的徐勝被選中。

  但不巧的是,今年年初,徐勝左胳膊不慎摔骨折,在田西高速公路項目開始前期籌備工作時,他的傷還未痊愈。但時不待人,他選擇帶傷赴現場工作。“傷是小事,保證勘察數據正確無誤、確保順利履約才是大事。”徐勝說,既然公司信任他讓他擔此重任,他就不能讓項目進度受到影響、不能讓公司失望。

  鉆孔巖石樣品要集中進行試驗,百色市沒有具備資質的試驗室,只有南寧市才能做此類試驗。但南寧與百色相距約400公里,開車往返一次要10個小時左右。為保證試驗進度,徐勝每兩周驅車去南寧一次送樣品。由于路途遙遠,工期又緊,他只能早上7點出發,到南寧送完樣品后再馬不停蹄地往回趕,路上連晚飯都顧不上吃,到百色常常已是晚上9點多了。稍坐片刻,他就得忙著完成當天的內業并安排第二天的工作。

  作為項目組的負責人,一方面要負責項目的進展,還要照顧成員的生活,是名副其實的“貼心大哥”。有次,項目組成員歐璐患了腸胃炎、紅眼病,徐勝親自開車四五個小時送她去縣城醫院就診。在他的帶領下,目前項目項目履約情況良好,已基本完成鉆孔驗收,進度得到了業主方的好評。

  

    善啃“硬骨頭”的熊偉:

  一天談下13戶青苗補償

  在勘察施工前期,需要在設計點位地面打孔,以了解巖層情況。而有的設計點周圍有苗木和農作物,在打孔前就要把青苗補償洽談好。熊偉就負責青苗補償洽談和鉆機協調。

  好在當地絕大多數居民對項目都很支持,補償洽談也較為順利,但也有例外。有次與一個農戶協商甘蔗地的補償,農戶的要價1000元,而按照標準只能補償400元,農戶的要求是規定水平的2.5倍。為此,他從早上8點鐘登門做工作。

  “起初,我給農戶詳細解釋政策標準,但農戶絲毫不松口。后來,我靈機一動,指著甘蔗林跟農戶說,你們現在的甘蔗不好賣,不就是因為運輸不方便嗎?如果高速公路通了,你們的甘蔗很容易就運出去了,也能賣上好價錢。聽聞此言,農戶想了片刻,按400元簽了協議。”熊偉說,等對方簽了字,已是中午1點鐘了。

    徐勝介紹,熊偉一天最高的記錄談了13家補償事宜,至今未出現因補償問題影響鉆機施工的情況,確保了項目進度。

  

    先“大家”后“小家”的何箭云:

  欠著新婚妻“蜜月”去項目

  4月底接到設計院通知時,有著豐富的高速公路項目勘察設計經驗的何箭云,正在為5月12日的婚禮忙的不可開交 。是先結婚還是先到現場?何箭云思索了良久,決定選擇后者。經過與家人商量,決定把婚禮事宜交給家人和當時的未婚妻籌辦,自己一心撲到項目上。“當時,妻子多少有些不開心,但心里還是很支持的。”何箭云說,作為葛洲壩人,一定要處理好“小家”和“大家”的關系。

  到項目后,何箭云負責部分外業工作和內業資料處理、繪制斷面圖等工作。在圖紙上,何箭云負責的工點孔位較為集中,直線不超過1公里的距離,但因地處山區,有溝壑阻隔,圖紙上只有幾百米的距離,實際上常常要花費幾個小時才能到達。

  待婚期前兩三天,何箭云才趕回湖北孝感老家把婚禮完成。婚禮結束后,他只在家停留兩天就又匆匆趕回工地。婚禮加上路上的往返時間,他只用一周。“我欠妻子一個蜜月。”何箭云說。

  

    驗收“高手”陳杰:

  一人承擔半數孔位驗收

  90后男孩陳杰,是項目部年齡最小的成員,卻是項目組的驗收“高手”:他承擔了近150個孔位驗收,約占總驗收孔位數量的一半,并且未出現差錯。

  除了驗收,陳杰還擔負著放樣的任務。在大山里,從一個放樣點到另一個放樣點,條件好的,會有一條羊腸小路,更多時候基本上沒有路。想要盡快趕到下一個放樣點,要么繞路花費幾個小時,要么徒步翻山,陳杰常常選擇后者,以節省時間。

  “因地處大山,常常沒有路,我們都是拿著砍刀邊砍邊走,有時候衣服都被荊棘和樹枝劃破了。”陳杰介紹,砍刀是他日常外出的必備品之一,在他微信運動的記錄上,每天的運動步數都超過1.5萬步,行程超過10公里。

打印】 【關閉



     
王中王棋牌ios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